威海:阴转多云 27℃22℃
首页 > 文化 > 艺术评论 > 正文

傅公钺:最高境界是办博物馆
2014-08-18 09:34:25   来源:中国文物网      

铜鎏金观音立像 铜鎏金观音立像 ■徐州圣旨博物馆 徐州圣旨博物馆坐落在九里山两汉文化旅游区,与西汉楚襄王刘注墓相毗邻,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、最早以圣旨为载体的皇牍文化博物馆。博物馆由主陈列楼和点石园两个展区组成,总面积约为28000㎡,建筑面积约9500平方米。   ■徐州圣旨博物馆 徐州圣旨博物馆坐落在九里山两汉文化旅游区,与西汉楚襄王刘注墓相毗邻,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、最早以圣旨为载体的皇牍文化博物馆。博物馆由主陈列楼和点石园两个展区组成,总面积约为28000㎡,建筑面积约9500平方米。 ■大连天工艺术品收藏馆 大连市天工艺术品收藏馆6000平方米的展厅内设立了佛文化、玉文化、瓷文化、书画艺术和紫砂艺术等五大主题,是东北地区规模最大的艺术品收藏馆。   ■大连天工艺术品收藏馆 大连市天工艺术品收藏馆6000平方米的展厅内设立了佛文化、玉文化、瓷文化、书画艺术和紫砂艺术等五大主题,是东北地区规模最大的艺术品收藏馆。

  原标题:傅公钺 最高境界是办博物馆

  傅公钺

  北京人,1947年生。复旦大学历史系、社科院研究生院考古系毕业,文博副研究馆员。曾任北京市文物局博物馆处、市场处处长。现为北京市文物局顾问、中国对外经贸大学特聘艺术研究员、上海交通大学客座教授、中国文物学会收藏鉴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。

  退休后的傅公钺还是很忙,作为北京市文物局顾问,他和专家们上午刚刚考察完位于天雅古玩城十层的桑杰艺术博物馆,这座民办博物馆正在申办中。“建博物馆是收藏的最高境界”,傅公钺说。

  身份合法 方兴未艾

  2010年,国家文物局、民政部、财政部等七部委联合出台《关于促进民办博物馆发展的意见》,鼓励社会力量举办民办博物馆。至此,民办博物馆终于取得了与公立博物馆同等的法律地位,并在政策、资金等方面享受与公立博物馆同等待遇。

  也正是三年前,傅公钺建议老朋友桑杰,“你这么多好东西,为什么不建个博物馆啊!”桑杰茅塞顿开,从经营文物公司慢慢转型走上办博物馆之路。那些 “不卖的”藏品,如今已经摆入高大明净的玻璃橱窗,供人欣赏。

  截至2014年4月,北京市共有注册登记博物馆168家。作为民间资本参与民族文化遗产保护的新方向,民办博物馆热潮日显。

  民办官助 各尽所能

  财力雄厚的民营企业家以一己之力可以维持博物馆运作,那么,资金不够的藏家如何利用现有条件将藏品示人呢?

  “民办官助,各尽所能”,傅公钺认为7月刚开幕的大连天工艺术馆是个典型模式,“政府提供土地,开发商提供场地、水电等运营经费,各地民间藏家提供藏品”,他说“我觉得这个发展模式挺好。”

  傅公钺特别提到徐州圣旨博物馆,“博物馆和旅游业双赢”。徐州圣旨博物馆选址徐州龟山旅游景区,请来建筑大师刘家琨为新馆做设计,并在展区建造点石园提供休闲娱乐场所。圣旨博物馆、点石园与龟山汉墓三位一体,实施联票制,开创了一条民营博物馆和国有景区有机结合的新路子,形成了龟山汉墓与圣旨博物馆互利双赢、相得益彰的共同发展态势。景区越做越大,旅游人数大增,还带动了周边的相关产业如房地产、商业的发展。

  今年初,傅公钺和专家团一行考察了北京十几个民办博物馆,市委宣传部根据考察结果对民办博物馆进行了补助,“最少的,也拿到了十几万。”他说,各地政策不同,根据所处环境和能力,可采取不同的形式对民办博物馆进行帮助。

  万里长征第一步

  民办博物馆发展恰逢其时,一批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家是新时期私立博物馆的主力。但是,“办起博物馆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”,傅公钺提醒桑杰。

  “研究是收藏家的责任”,傅公钺认为,博物馆“以物说史”,需要下工夫研究馆藏实物。比如,甲骨文记载商朝向西北地区二十几次征战,为的是掠夺和田玉吗?红山文化中沟云器究竟是干什么用的?C型龙和玉猪龙是什么关系?良渚文化玉琮上又窄又深的纹饰是什么工艺做的?三星堆玉器中为什么会有佛教莲花座?傅公钺拜访过许多民间藏家,自己也着手研究,他希望和更多藏友专家联系,把疑团解开。“传统文化内涵丰富,了解内涵是手段,目的是要更多人受到教育,最终对社会民族进步起到有益作用。”

  “研究需要社会和藏家的双重努力”,傅公钺建议,藏家借助社会力量,广撒“英雄帖”,以开放的心态,请大家一起研究,抛砖引玉。在馆内浏览过程中,他指着身边陈列的一组铜器嘱咐馆长,“标签改一下,这是古代礼器簋。每一个都应该注明器物名称。”

  “民办博物馆的硬件过关了,软件服务也要跟上”,傅公钺觉得,博物馆工作离不开保管人员细致认真的辨别分析、研究确认、登记入库和科学收藏等,对从业人员的素质和能力方面有着非常高的要求,但中国在这方面的职业化水平低,成为短板。

  据了解,国家和地方的文物管理协会每年都会定期培训博物馆专业人才,“没有接受过正规培训的人是不可能正确管理这些物品的,更别提进行深入的学术研究和向公众普及其文化内涵了,”傅公钺说,“要走的路还很长,要做的事情还很多”。

  来源:北京晨报

相关热词搜索:博物馆 傅公钺

上一篇:孙晓云:中国人对书法的审美融入骨血
下一篇:马未都:我不想鼓动老百姓收藏

分享到: 收藏

威海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

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(AVSP) 鲁备2009001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鲁ICP备06041465号

网站热线:0631-5191412 邮箱 :whcmw2009@126.com 网络实名:威海传媒网 网络设计/系统支持:威海传媒网